圣诞小品集合

作者: Administrator 分类: 素材 发布时间: 2011-10-29 22:16

 

 

文章列表(点击文章名字可直接跳转过去):

平安夜的故事

在主里有平安

日光之下

主今日来

还钱记

送礼

 


 

平安夜的故事

小男孩随着幽美的旋律唱起来:“远远在马槽里,无枕也无床,小小的主耶稣,睡觉很安康。”

主题:讲述基督耶稣降生的时候。

时间地点:犹太伯利恒的一个马槽里。

背景:以开始一位母亲和一个小男孩的对话入戏,讲述现代孩子对平安夜的了解成度从最初的不懂,到后来看了平安夜的演出后的知晓结尾。让更多的孩子和朋友们能更好的了解平安夜的由来。

人物:母亲,一个5岁的小男孩,约瑟和马利亚,天使,牧羊人,博士,店撑柜

道具:椅子,没织完的小毛衣,小男孩的玩具,房间背景(有窗户),旅馆背景,马棚背景,马槽,小樱儿(布娃娃代替),黄金,没药,乳香,等,更具自己需要安排。

分段:开场白,故事发生的情景,结束。(分为三部份)

内容:

第一幕

故事发生在一个安静的夜晚,母亲坐在椅子上,手里编织着一条小毛衣,外面下着白白的雪花,夜晚的灯光下,一个小男孩在一旁玩耍着,母亲看了看孩子又看看看窗外,嘴里哼起了动听的旋律(歌曲:平安夜)。

“平安夜,圣善夜,万暗中,光华射,照着圣母也照着圣婴,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……”

小男孩在一边玩的很开心,听见妈妈哼的歌声,觉得很好听,就跑到了妈妈的面前,用非常好奇的眼神问妈妈:“妈妈,妈妈,你哼的是什么呀?”

妈妈放下手中的毛线,用非常的母爱把小男孩搂到怀里,轻轻的说到:“好宝贝,妈妈是在唱歌。”

小男孩一听妈妈说唱歌,就很高兴的样子,大声的说到:“妈妈,妈妈,那你唱的是什么歌呀,太好听了。”

妈妈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发,说到:“宝贝,妈妈唱的这歌叫做平安夜,是教堂里的歌哦。”

小男孩闪了闪好奇的眼睛似懂得非懂的:“哦”了一声,又问妈妈:“妈妈,妈妈,那什么是平安夜呢?”

妈妈用幸福的眼光看着小男孩,摸着小男孩的头发,笑了笑说到:“好宝贝,平安夜的由来是有一个很美的故事而来的,在一个平静又安祥的夜晚,天空中一个颗大大的闪闪发光的星星照着一个地方……”

小男孩听妈妈说到一个漂亮的地方,急忙的打断了妈妈的话说:“妈妈,什么地方那么漂亮啊,还有大大的闪闪的星星呀?”

妈妈很慈祥的又摸了摸小脑袋说:“不要急吗,听妈妈慢慢讲给你听。”妈妈静静的吸了一口气接着说到:“宝贝,你知道,为什么会有一个星星照着那个地方吗?”小男孩摇了摇头,妈妈接着讲:“因为呀,在那里有一位救主诞生了,天使将这大好的喜讯报给了牧羊人,于是有很多人来拜见那个小婴儿。后来,人们为了记念那个夜晚,就有了平安之夜。”

小男孩听的很入神,他那好奇的眼光一直不离开妈妈的脸,听着妈妈讲着,小男孩一下子像似听明白了什么,站了起来说到:“妈妈,妈妈,那今天晚上是什么日子呀,是不是平安夜,听爸爸说平安夜晚上都会有很多的节目表演的,很好看,很好看,妈妈我也要去,我也要去。”

小男孩好奇的眼神紧紧的盯住妈妈,妈妈微笑的脸看着小男孩天真的小脸蛋,慢慢的说到:|“好宝贝,教堂的晚会现在还没有开始呢,我们一会再过去好不好。”

小男孩不乐意的囔囔到:“不吗,不吗,今天晚上那里的节目一定很好看,我要现在就过去,坐到最前面去,那样就会看的很清楚的,妈妈,好不好吗?”

母亲幼不过小男孩,整理了一下毛线说到:“好好好,我们现在就去,不过呢要先去穿好衣服哦。”

小男孩听母亲答应了,就高兴的跳了起来,大声喊到:“太好喽,太好喽”。小男孩边跳边去拉妈妈的手道:“妈妈,快,我们现在就去换衣服,马上去教堂。”

妈妈被小男孩拉着手往屋里去,连连说到:“好好好,走慢点,慢点。”

小男孩拉着妈妈一起进了屋。

(第一场景完毕)

第二场:伯利恒的夜晚

(注:先在台上准备好旅店北景和马棚背景,一块马利亚坐的小石头)

约瑟带着马利亚从台下上来,约瑟说到:“马利亚,我们到伯利恒了,我们先去找个住店吧,来。”

约瑟拉着马利亚靠着舞台向事先准备好的旅馆走去;走到台中间的时候,马利亚开口说:“约瑟,我们找了这么久,已经没有空的旅店了,这下,我们该怎么办呢?我好像快要生了。”(流露出一种快要生孩子的表情)

约瑟看了一眼马利亚,心中无比的酸苦。约瑟小心翼翼的将马利亚扶着坐下来,抬头朝四周望了望,又往旅店那望了望,回头高兴的对马利亚说到:“马利亚你看,前面还有一家旅店,我去问一问,也许还有空房间,你坐着等一下。”

马利亚轻轻的嗯了一下,拉着正要走的约瑟的衣禁对约瑟说到:“约瑟,你去跟掌柜的好好说,或许那里的掌柜会让我们住下。”

约瑟放下手里马利亚的小手,嗯了一声就往面前的旅店走去。

约瑟来到旅店门口,望着身后坐在石头上的马利亚,焦急的扣着门“咚咚咚,有人吗,咚咚咚,有人吗”几声扣门声响后,慢慢的从里面走出一个拿着灯的店掌柜,看似胖胖的样子,很不情愿的打开门,看了看眼前的人。

约瑟见有人开门,急切的问到:“掌柜的,你这还有空房间吗,我妻子快要生产了,城里的客店都住满了,我们找不到店了。”

掌柜的看了看,很轻淡的对他说到:“我们店里也都住满了,已经没有空的房间了,你还是再找找吧。”

掌柜的说完,刚要转身离去,约瑟上前一步,紧紧的拉信掌柜的衣裳,急切的说到:“掌柜的,求求你,求求你,你看,我妻子就坐在那,他的样子快要生了,你就行行好,能让我们有一个挡风避雨的地方就行了。你看,这是我们身上仅有的一点银俩了,你就行行好,给我们找一个生产的地方吧。”

约瑟边说边从钱袋里倒出所有的钱俩,交给掌柜,掌柜拿着仅有的一点钱俩,为难的看了看约瑟,又看了看坐在远处快要生产的马利亚,马利亚的肚子越来越疼,像是马上要生了的样子。

掌柜想了一想,说到:“好吧,好吧,看你们再也找不到住的地方,我就给你们安排一下吧,不过,本店的客房实在已经住满了,就是店后面还有一个马棚,里面有很多干草,也很暖和,还有一个空马槽,生了婴儿,可以当婴儿的小床。”

约瑟高兴的谢了掌柜的,回头就去扶他坐在那里的妻子,扶过妻子,掌柜的就拿着灯引他们住马棚走去。 他们到马棚,约瑟扶着马利亚躺下,约瑟坐在马利亚的身边。 此时舞台灯光变暗。(要有夜晚的效果) 舞台的另一边,

约瑟高兴的谢了掌柜的,回头就去扶他坐在那里的妻子,扶过妻子,掌柜的就拿着灯引他们住马棚走去。

他们到马棚,约瑟扶着马利亚躺下,约瑟坐在马利亚的身边。

此时舞台灯光变暗。(要有夜晚的效果)

舞台的另一边,几个牧羊人正牵着几只小羊在放羊。他们走到舞台的边上,坐下来,背靠背,打了个哈哈,准备睡着,其中一个物羊人说到:“今夜实在太安静了,这么安静的夜晚从来没有过,我们轮流看羊,我先睡上一觉,你先看。”说完,手向中间一人指了指,那人点了点头应到:“好吧”。另一人也说到:

“我也睡上一觉”。

说完,两人就睡着了,没睡的东张西望的看着小羊。

(此时,一个响亮的婴孩声响起,救主基督降生了。)

忽然,一道亮光照在他们身上,那没睡的人非常害怕,推推左边的人,又推推右边的人,轻轻的,又急切的喊到:“快醒醒,醒醒”,把两人叫醒后,三人朝一边望去,没睡的那人接着到:“你们看,你们看,那是什么,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景像。”

正当他们害怕的时候,一个天使向他们显现,对他们说:“不要惧怕,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,是关乎万民的,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,为你们生了一位救主,就是主基督。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,包着布,卧在马槽里,那就是记号了。”

忽然有一大队天兵同那天使赞美神说:“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,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。”(放音乐:欢欣欢欣)

众天使里去后,牧羊人彼此说:“我们往伯利恒去,看看所成的事,就是主所指示我们的。”他们急忙的去了,往马棚走去。

走在马棚那,有一束亮光照着那地,牧羊人看见了躺在马槽中的婴孩,脸上露出无比的喜悦,交头结耳,轻轻说到:“我们要将这事报给其它人知道,这是大好的喜讯。”几人应了,望了望婴孩就下了台。

约瑟与马利亚依靠在那里,望着马槽里的婴孩,脸上无比的幸福。

牧羊人走后,东方的三位博士出现,(放点背景音乐)

三位博士各自拿着礼物走上台,一步一步的往马棚走去,走到中间,一人指着远处被亮光照着的地方说:“到了,那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了。”

几人点头,接着往马棚走去,到了婴孩前,三位博士献上礼物,停留在婴孩面前。

(第二场结束)

第三场:

小男孩拉着母亲的手,跑上舞台,喊 到:“妈妈,妈妈,你看,这就是平安夜,耶稣诞生的时候吧。我现在知道了,原来,耶稣降生的时候,是在一个简陋的马槽里的啊,又是这么简单的马棚,却还有这么多人来朝拜他,你看,那还有三个博士,拿着三份礼物呢。疑/?妈妈,那三份是什么礼物啊,好像很尊贵的样子。”

母亲摸了摸小脑袋,对他说:“这呀,里面装的是黄金,乳香,还有没药”。

小脑袋探了探头又问到,“那有什么用的啊。”

母亲回答到:“好宝贝,听好了,听了要记住哦”,小男孩:“嗯”了一声,点头,母亲接着到:“黄金呢是代表尊贵至上,荣耀君王的意思。”

小男孩很急盼的追问到:“那乳香呢,乳香是什么意思呢”

母亲回答到:“乳香是寓意芬芳四溢,这位君王的恩典将会使万民受溢。”

小男孩是懂非懂的说到“哦,那这一定是个好君王了。妈妈,那没药呢,又是什么意思呢?”

母亲接着说到:“没药是一种虽苦却很香的药,预示着坟墓,痛苦和凄凉。”

小男孩点点头到:“哦,原来是这样,我知道了,妈妈,主日学的老师教过我们唱一首歌,好像就是唱小马槽里的圣婴的。”

母亲看着小男孩回到:“哦,那是怎么唱的,你唱给妈妈听听好不好。”

小男孩随着幽美的旋律唱起来:“远远在马槽里,无枕也无床,小小的主耶稣,睡觉很安康。”

小男孩唱完,高兴的问妈妈:“妈妈,妈妈,是不是这样唱的啊”

母亲回答到:“是,是,我的宝贝唱的太好听了。”

小男孩见妈妈表扬自己高兴的不得了,笑到:“嘿嘿,我要告诉我的小朋友们,把平安的故事也告诉他们听听。”

母亲也笑到:“好好好,不过呢我们要先一起唱首歌,唱完了歌再去好不好,你看,那边音乐开始了。”

小男孩应了一声“好”,母子俩往马槽那移去。

此时,响起平安夜的节奏,约瑟和马利亚就坐在马棚里,众人都上台,站在那,唱起平安夜的歌。

唱完,谢幕。

 


 

在主里有平安

地点:教堂门口

人物:王新、杨兵

杨:哎,这不是王新弟兄吗?很多年不见了。

王:哎,你好!你好!杨兵弟兄啊!是有好几年不见了。

杨:你今天怎么这么难得会来参加我们的圣诞青年联欢晚会?

王:前几天我收到青年工作小组寄给我的圣诞卡,才知道今晚有一个属于我们青年人自己的联欢活动呢!

杨:唉,这个圣诞联欢晚会年年都有,已经好几年了?

王:是吗?

杨:因为你最近几年不来,就不知道了。

王:(叹了口气)我最近几年是很少来聚会了。

杨:王新,你是91年信主的吧?

王:(想了想)对,是91年受的洗。

杨:记得你当年是我们青年弟兄姐妹中的活跃分子,那年在富阳的夏令会就数你的话最多,又是提问题呀,又是作见证呀。

王:嗯,那年夏令会真是难忘。

杨:礼拜天做完礼拜,你在教会堂门口,也总是有说不完的见证与大家分享。可是后来,慢慢就见不到你了,这几年都在忙些什么?

王:咳,就是忙呀!前几年与朋友合伙买了辆车跑运输,自己开车,常常跑远路,一去就是几天,有时要好几礼拜。

杨:哦,怪不得见不到你的人影了。那你作礼拜都不来了?

王:咳,一开始礼拜天还来的。后来业务好起来,忙不过来了,礼拜天也接业务了。当时想,只要心里不忘记主,聚会少点也没关系吧。

杨:那你还常祷告、常读圣经吗?

王:一开始每次出门前,或遇到开夜车、走山路,还记得祷告。偶尔遇到危险时,还不会忘记叫一声:“主耶稣啊!救救我!”

杨:噢,你在关键的时候还没有忘记主。

王:唉!可是后来离主越来越远。一头扎在业务上,也不做礼拜、不祷告,更别提看圣经了。

杨:王弟兄,你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快乐吗?

王:(摇摇头)不,觉得很苦。好象什么也不缺少,但心里就是缺少平安。

杨:主是我们心里平安的源头,你不能离开他呀。

王:是的。每次我开车出门新中总是没有平安,一方面是为自己的安全,另一方面也为家中的妻子、女儿。怕回来时,她们象有一回双双病倒在床上。要不一回来,就要吵架。

杨:主耶稣是我们的保障,你把家交托主,就有平安了。

王:还有跟那个合伙的朋友,赚了钱大家分的时候,真是没有一次不吵的,我不相信他,他也不相信我,真是弄得心神不宁。反正每天都有烦人的事。

杨:你不应该远离主。

王:我也很懊悔,我是想要回到主面前来,从新有正常的基督徒生活。正好收到邀请我来参加今天联欢晚会的圣诞卡,我就来了。

杨:我们都会有软弱,都会作糊涂事,我也有这么一段经历。

王:哦?

杨:我跟你一样,刚信主那阵,热心得不得了。参加聚会、祷告、读圣经,到处热心传福音,真是又喜乐又平安。

王:回想起来都很开心。

杨:可是不久,我从单位里出来作了一名推销员。工作很忙,也很辛苦。但钱渐渐地越赚越多。为了赚更多的钱,我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时间、精力都投了进去。礼拜天更是安排得满满的,作礼拜也是心不在蔫,祷告是三言两语,背公式一样。

王:你也这样过。

杨:后来主管教我了。因为工作紧张,身心都疲倦不堪,晚上又失眠。我就给自己安排了一次旅游,想调节一下心情。没想到回来的路上,遇上了车祸,我受伤在医院里躺了二个月。

王:真的?后来怎么样?

杨:很多弟兄姐妹来看我,为我祷告,劝勉我。这二个月中,我虽然花去了大部分的积蓄,但主让我明白了——

王:明白了什么?

杨:什么叫作主的门徒?基督徒的平安、喜乐在哪里?我以前只求耶稣赐福我事业顺利,家庭平安,真是和一些烧香拜佛的人差不多,是为了得好处。但主告诉我,作主门徒是甘愿撇下一切跟随主的人,是完全舍己的,天天背起十字架跟从主的人。

王:这与平安、喜乐有关系吗?

杨:密不可分,因为主所应许给我们的平安、喜乐就在这里面。因为主耶稣说:‘我心里柔和谦卑,你们当负我的轭,学我的样式,这样,你们心里就得享安息。’

王:那你现在不工作了?

杨:不,我出院后,还是作推销员。但工作、赚钱不再是我生命的全部,也不再占据我生活的所有时间。赚的钱能够生活用就可以。就有时间参加聚会,也有时间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

王:你什么事都很顺心了?

杨:也会遇到难处,但遇到难处正是我们信靠主得平安的机会,都是主用来操练我们信心、爱心的机会。有几次我因为不肯说谎,在工作上吃了亏、受了气,但主赐给我里面极大的平安和喜乐,是这个世界不能给的。

王:杨兵弟兄,请为我祷告……

杨:我一定会记得。我们同心跟从主,赐平安的神必与我们同在。

(看表)哎,时间快到了,我们一起进去吧。

(二人一同下。)

 


 


日光之下

人物:

  1、痛苦:一个事业成功,但刚刚从医院检查胃病回来,医生初疹可能是胃癌,心中痛苦,独自来到湖边散步。

  2、享乐:人生哲理是“今朝有酒今朝醉”,过着麻木的人生。

  3、唯利:努力赚取、赢得一切,人生哲理是“人生就是一个战场”。

  4、哲学家:

  5、诗人:一个基督徒

  场景:

  舞台前拉上一块薄薄的白色幕布,要把整个舞台全部遮住,舞台深处有灯光照出,将演员在台上演出的身影打在幕布上(有点皮影戏的效果)。

  (痛苦从舞台左边上,走到舞台1/3处,独白)

  痛苦:心中愁苦的人——上帝为什么要把生命赐给他?人生难道真的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,一个在舞台上指手画脚,拙劣可怜的演员,登场片刻就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退下?!

  (边说边到了舞台中央,享乐从舞台右边上,听到痛苦的话,就与他打招呼)

  享乐:亲爱的哲学家,您在思考什么高深的问题?

  痛苦:朋友,请你不要笑话一个绝望的人。

  享乐:这个世界鸟语花香,看不出有什么需要绝望的。

  痛苦(无奈而气愤地):当你准备离开这个世界,一去不复返时,你这张夸夸其谈的嘴也会闭上。

  享乐:原来是死亡把你吓成这个样子!(很肤浅地笑了两声)认识一下,我叫享乐,没有什么事叫我担心过。死亡?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你从哪里来,总要回哪里去的。

  痛苦:我们从哪里来?(深思状)

  享乐:石头里爆出来的呗!(说完哈哈大笑)开个玩笑,请不要生气。

  痛苦(低头自言自语):奇怪,我要走的时候好象真的还不知道从哪里来的。(抬起头来问享乐)你说我是从哪里来的?

  享乐(很自信地):从你妈妈肚子里生下来的!

  痛苦:那我妈妈又是哪里来的呢?

  享乐:当然是你妈妈的妈妈生的啰!

  痛苦:那我妈妈的妈妈的妈妈的妈妈的妈妈……,第一个妈妈是从哪里来的呢?

  享乐:哈哈,难不倒我,我也是一个有名有牌的大学生,书本上说人都是从猴子变来的,(痛苦有要问的样子,享乐用手拦住)我知道你罗里罗嗦还要问,再告诉你,猴子是从更低级的动物,就是更笨一点更不象人样一点的动物变来的。

  痛苦(边思考):人比猴子聪明,猴子再比猪聪明。过了几千年,人从住茅草屋到住别墅,从坐马车到坐火车;猴子笨一点,也应该会造茅屋,马车了。可是……

  享乐(迟疑了一下):反正动物是从再小一点细菌之类慢慢进化来的,细菌是从水塘里……  

  (唯利从舞台左边上,手里拿了一只手表,边走边看,很快乐的样子,来到痛苦旁边,把手表向他们两人炫耀)

  唯利:今天真是好运气,那边树林里拣了一只手表,看来还挺高级的。

  享乐(有点嫉妒):肯定是刚才有人掉的,等一下肯定有人来找的,你还是还给人家吧。

  痛苦(略沉思,向享乐说):也可能是泥土里的矿物质什么的,在树林里长期经过风吹雨淋偶尔形成的。

  享乐(激动地):不可能,这么复杂的手表怎么可能是碰巧碰出来的呢?一定是一个技艺高超的手表匠制造出来的。

  痛苦:手表尚且需要精心设计,何况设计制造它的人呢?我是永恒手表厂的老板,我难道会是偶尔的产物吗?

  享乐:这个……这个……

  唯利(吃了一惊,马上用阿谀的语气对痛苦):您是永恒公司的老板?!有名的亿万富翁啊!今天看来是好运不断。认识您真是万分荣幸!

  享乐(也来了精神):请问先生贵姓?

  痛苦:何贵之有?高、低、贵、贱,可在死亡面前竟是如此平等!叫我“痛苦”先生吧。

  享乐、唯利:“痛苦”先生?

  唯利:这个名字好象不适合您……您这样的富有、成功,“快乐”、“幸福”才与您相称。

  享乐(猜测,欲言又止):刚才您的意思是……真的是……

  痛苦:是“死亡”,人人都在避讳这个词,我制造“永恒牌”手表,以为时间总是不紧不慢地走,可是今天“胃癌”两个字让我听到了时间的飞逝声,死亡,如长上了翅膀的战车,在后面追逐我。

  享乐(不是很理解):生命不在长短嘛,“今朝有酒今朝醉”,快乐享受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唯利:是啊,是啊。我活到一百岁也没有你幸福,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。哪怕生命短一点也比我们有意思啊。

  痛苦:可是当我面对死亡,才发现,越是生活得热烈,也越是怕失去它。当我要失去它,以前的一切努力、享受都失去了意义。与死亡抗争才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。

  享乐:是痛苦还是死亡把你变成了哲学家?人生的意义就是吃好、穿好、玩乐、享受爱情,人生就是一场游戏,快乐是我们的追求。

  痛苦:可是笑声留不住欢乐,当我还想仔细再看看它的时候,它却要走了。劳力,为糊口,其实就是怕饿死;辛苦,为衣暖,最终也是怕冻死;奔跑,为求医,到底还是怕病死……人执着地挽留生命,可生命还是不理睬人的热情。相反,死亡并没有被邀请,可它却狰狞地破门而入。

  唯利:泪水也带不走你的痛苦,人生就是一个战场,人人得去拚搏,为钱财,为地位,为健康,为所有的东西;十年寒窗,努力工作,只是一种好听的说法。人生的意义就是在于拚搏、成功、荣誉和鲜花。

  痛苦:一切让我羡慕的,我都努力去得到了。可是现在我恨恶一切的劳碌,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的劳碌,因为我得来的要留给谁享用呢?这人是智慧,是愚昧,谁能知道?

  唯利:你得到了一切,这就是你的收获呀!

  痛苦:可我一生所得到的好象没有一样是宝贵永恒的东西,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么?

  享受、唯利:意义?人活着的意义?……为什么要想这个问题呢?人生就是为过程,活过就是了,享受过就是了。

  痛苦:(指着享受)我把三分之一的家产给你,(指着唯利)三分之一的家产给你。你们好好地去享受一天,一定比你们一生的享受更多,满足吗?

  享受、唯利(惊喜万分,简直不敢相信,点头哈腰):当然,当然……

  痛苦(很严肃地):但是,你们得把余下的生命时间给我,我们等价交换,怎么样?

  享受、唯利(大吃一惊):那……那不行……一天的时间……也太少了……

  痛苦:那么给你们留一个礼拜,你们不是说享受过就好了吗?我出的价已经够高的了。

  享受、唯利(互相对看):不,不,我们不跟你交换了。您的钱我们怎么好意思用呢?

  (享受和唯利一边说,一边从台的左边逃下)

  (痛苦在台上走圆场,自言自语)

  痛苦:人生精彩的过程就是人生的目的?我拼命地努力,劳碌地工作,就是生活的全部目的吗?天上的飞鸟也不种,也不收,也过它们的一生,我比它们强,还是它们比我强?嗯,人是万物之灵,人生一定有特殊的意义,特殊的目的。(叹了口气)难道我就是这样毫无准备地来到这个世界,(抬头望天)又糊里糊涂地离开这个世界吗?

  哲学家(上,独白):我听到有人在叹息人生,今天他是遇到专家了——分析人生是我的拿手好戏,让我好好开导开导他。

  哲学家:喂,年轻人,什么人生难题使你苦恼?我是哲学家,让我来帮助你解答。

  痛苦:生——它的意义和目的是什么?死——我要往哪里去?

  哲学家:生,还是死,这是一个问题。可是年轻人,“生”已经包涵太多太复杂的问题:平民百姓么,油盐酱醋已够烦了;至于权贵豪门,勾心斗角都来不及;也许只有哲学家才应该思考生死的问题。

  痛苦:但是,当死亡的敲门声越来越响,就没有人敢对它漠然置之了。就是笨蛋,也得象哲学家一样地去想一想生与死的问题了——生命的意义何在?死后要往何处去?人到底有没有价值?

  哲学家:哈哈,人嘛,其实没有什么价值,不过是一桶污水。

  痛苦(不解地):一桶污水?一桶肮脏的污水?(手作泼水的动作)

  哲学家(得意地):没错,因为组成人身体的化学材料不过是水、盐、钙、铁、磷、钠、镁、硫磺、石灰等等,其中大部分是水,岂不是一大桶污水吗?实在所值无几。

  痛苦(思想了一下):可是,亲爱的哲学家,您这是按“原材料价”来衡量,但如果按“造价”来计算——如果让您用这些原材料做成人的各种细胞,再把这些细胞组装成具有各种功能的人体器官——大脑、眼睛、心脏等等,需要多少钱?

  哲学家(挠挠脑袋):……可能……可能要花费全世界的财富!

  痛苦:人死了,是一死百了呢?还是另有存在呢?

  哲学家:人死如琴破散,琴若破散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痛苦(一边低头思考,一边摇头):不对,不对,琴可以破散,成为无用,但弹琴的人还在啊!我的身体死了,归于尘土,但我的灵魂——那真正的我,要到哪里去呢?我真正担心的是它呀!

  哲学家:你又没有死过,怎么知道有灵魂呢?

  痛苦:你也没有死过,怎么知道没有灵魂呢?坟墓要吞吃我的身体,是不是也要吞吃我的灵魂呢?我怎么变成胆小鬼了?可这莫名的恐惧从哪里来的呢?

  哲学家:孔老夫子说:“未知生,焉知死?”生的道理都搞不清楚,怎么知道死的道理呢?

  痛苦:孔老夫子妙语很多,可这一句是在敷衍了事,我如果能碰到他,我倒要问:“未知死,焉知生。”我若不认识死亡真面目——我永恒的方向,我又如何选择人生的道路?

  哲学家:你比我更象哲学家。

  痛苦:如果死亡就站在你的身后,你也会聪明百倍。昨天我还从不思考死亡,所以我也从来不会思考人生。

  哲学家:但是死亡也不是稀奇的事,从古至今,死是众人的结局。地球上平均每天就有近15万人撒手尘寰,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有35个人向世界说“再见!”。“天下无不散的筵席”嘛!

  (哲学家悄悄退下了)

  痛苦(大声,向观众):筵席要散了,宾客们,你们的家在哪里呢?

  诗人上,口中吟唱:

  “耶和华我们的主啊,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!你将你的荣耀彰显于天。

 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,并你所陈设的日月星宿,

  便说:人算什么,你竟顾念他?世人算什么,你竟眷顾他?

  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,使万物,就是一切的牛羊、田野的兽、空中的鸟、海里的鱼,凡经行海道的,都服在他的脚下。

  耶和华我们的主啊,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!”

  痛苦(上前抓住诗人,迫切地):你能告诉我生命的意义?人永恒的归宿吗?

  诗人:你若只在日光之下寻找人生的意义,永远没有答案。一代过去,一代又来;人人若要自己寻找生命的方向和意义,永远徒劳。因为人生的目的和意义岂不是在造他的创造者心意中吗?

  痛苦:不是我自己寻找、自己思想、自己决定的吗?

  诗人:你设计制造的手表作什么用,每种款式是什么意义,是你决定的呢?还是手表自己想想决定的?

  痛苦:当然是我决定的,我们最近推出的“世界时”手表就是专门为周游世界的人士设计的。

  诗人:上帝造人岂不是同样有专门的设计、有着专门的目的和意义吗?

  痛苦:与动物有截然的分别?

  诗人:人是上帝唯一创造的时候照着自己的形象,按着自己的样式造的,有真理、仁义、圣洁的属性,并赐给人灵魂,有良知,有情感、自由意志和创造力,更有与上帝沟通的能力。

  痛苦:这是很多问题的答案了,那么目的呢?

  诗人:军人出征的目的是什么?

  痛苦:出色完成交给的任务。

  诗人:人在世上同样,为完成创造者的对我们各自不同的托付,并活出真理、仁义、圣洁的形象。

  痛苦(紧接着):最后凯旋回去?

  诗人:是的,他是我们的天父,盼望我们回家……;但是你觉得你能昂首挺胸地凯旋回去吗?

  痛苦(沉思片刻,摇头叹息):我不能。回想起来,我对我的人生是何等不负责任!会怎样呢?

  诗人:人人都有一死,死后且有审判。

  痛苦:死,不是“安息”吗?怎么又来了个审判?

  诗人:如果所有的死亡都是安息,死亡岂不是人见人爱的避难所了?为什么人人却避讳它?

  痛苦:审判是什么意思呢?

  诗人:中国人不是有一句成语叫“盖棺定论”么?“人所作的事,连一切隐藏的事,无论善恶,上帝都必审问。”

  痛苦:我们的一生都被天使记录?

  诗人:是的,在上帝的案卷里,不仅记录我们外在的行为、言语,还包括内在的思念、意图及最深的动机,作为将来审判的依据。

  痛苦(激动申辩):可谁是完全人呢?谁的心思意念从未被罪玷污?谁的行为是完全圣洁的呢?除非他从来没有生在世上。

  诗人:是的,上帝的审判台前无人能够站立——人人都犯了罪。除非上帝说:“你的罪已得赦 免!”

  痛苦:这样上帝岂不是不公平了吗?

  诗人:不,因为已经有人为他们舍命,亲身担当了他们的罪和罪的刑罚。

  痛苦:那人是谁呢?他能担当我的罪,拯救我吗?

  诗人:你愿意认识他吗?

  痛苦:干渴的人怎能拒绝甘泉?生病的人怎能拒绝健康?迷失的人怎能拒绝方向?绝望的人怎能拒绝希望?他是谁?他在哪里?

  诗人:他就是耶稣,让我慢慢来告诉你。

  (痛苦和诗人边谈边从舞台右边下。)(剧终)

 


 

主今日来

 

一、人物(5人)

甲:青年姐妹,肯追求但爱心不足。

乙:乞丐,体弱可怜。

丙:十来岁的小女孩,名亮亮。

丁:青年弟兄,有热心有爱心。

戊:病人。

二、道具:

桌一张,凳一张,篮一只,盖布一块,碗碟若干只,围裙一块,拐杖一根。

三、开幕

甲:(提篮上,面对观众)昨天晚上,我祷告的时候,有一个很清楚的声音告诉我说,今天主耶稣要来我家。所以一大早我就去买了些菜,你们看,(将篮比示于观众)等会做些好吃的,好好地招待一下主耶稣。

(前行,作开门状,进屋,换上围裙,入幕后,片刻端菜碟出,置碟于桌)

甲:(上前几步,面对观众)饭菜做好了,可是不知道主耶稣什么时候来,只好先等等了。(到桌旁坐下)

(乙柱杖上,敲门)

甲:(起立,惊喜状)一定是主耶稣来了!(上前开门,见乙,大惊)咦,你是谁?

乙:(哀求)大嫂,给点吃的吧,我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。

甲:(面对观众,大失所望)哎,原来是个叫花子,我还以为是主耶稣来了!

乙:大嫂,你可怜可怜我吧,我已经饿了一天了,给点吃的吧!

甲:给点吃的?哎呀,这怎么行呢!(面对观众,轻声)今天的饭菜我是专门为主耶稣做的,怎么能给一个叫花子吃呢?这…(面对乙)哎,你,你,今天真是不巧,我们家有一位贵客要从远方来,这饭菜是招待他的,我看,你,你还是换一家去吧!啊,你快走吧!

乙:大嫂,你就可怜可怜我吧!(咳嗽)我也是从远方来的,我们家乡发洪水,房子被冲倒了,粮食牲口冲跑了,田地也荒了,没办法,只有出来逃难,四处流浪,饿一顿饱一顿的,也是没办法呀!

甲:哎呀,今天实在是不行啊!我家里真的在客人,而且马上就要来了!我看,你还是到别人家去吧!

乙:我已经去过几家了,可他们都不给我啊,(咳嗽)我身体不好,又饥又渴,你就给我点吃的吧。(欲坐凳上)我坐一会行吗?

甲:哎,不行不行,(上前拦住乙)瞧你这一身的衣服,我家客人马上就要来了。(说着取出手绢揩凳子)

乙:大嫂,你不愿意给我吃的吗?你真的要赶我走吗?

甲:哎呀,你快别罗索了,快走吧!我家客人快来了!

乙:你真的要赶我走,那好吧,我走吧,哎!(叹气,咳嗽)

甲:哎,等等,(乙转身,甲掏出一元钱,稍犹豫又塞回口袋)算了,你走吧。

(乙左下)

甲:总算打发走了!(抬手看表)都中午了,主耶稣该来了吧,饭菜都凉了!

(丙上,敲门)

甲:(惊喜而起)这回一定是主耶稣来了!(上前作开门状,失望)哎,亮亮,怎么是你,我还以为是……

丙:阿姨,我爸爸妈妈有事出去了,我一个人在家好害怕!我想到你家来玩,好吗?

甲:不行啊!小亮亮,今天阿姨家里有一位叫主耶稣的客人要来,阿姨要好好接待他呢!你一个小孩子在这里不大方便,亮亮,阿姨看你还是回家去吧!

丙:阿姨,主耶稣不喜欢小孩子吗?我不想回家,我害怕!

甲:哎,亮亮乖,阿姨知道你是个听话的好孩子!你还是回家吧,啊,明天再来玩,好吗?

丙:阿姨,是主耶稣叫你让我走的吗?

甲:噢,不,是阿姨自己。

丙:那好吧!阿姨,那我回家了,阿姨再见!

甲:再见,亮亮,小心点啊!

(丙左下)

甲:(面对观众)怎么来的是一个小孩子,主耶稣到底要什么时候来啊!天都快黑了!

(坐回桌旁)(丁扶戊上,丁敲门,甲刷地立起)这回总该是主耶稣来了吧!(急上前开门)

丁:X姐妹!

甲:(失望)哎,X弟兄,怎么是你!来,来,进来吧,进来吧!(三人进屋,丁扶戊坐到桌旁)

甲:(指着戊)X弟兄,他是谁?

丁:哦,我也不认识他,是这样的,刚才我在路上走,忽然看到这个人昏倒在路旁,我便把他扶来了,你家离得近,你又是当医生的,我想让你看一看,照顾他一下。

甲:X弟兄,不行啊,今天主耶稣要来!

丁:(惊奇)主耶稣?

甲:是啊,昨天夜里我祷告的时候,有很清楚的声音对我说的,你看,我把饭菜都准备好了!

丁:X姐妹,可是难道主耶稣不喜悦我们帮助这个生病的人吗?我看你还是把这个病人诊断诊断吧,或许能把他治好呢!

甲:X弟兄,今天我帮不上这忙,我想没有什么比接待主耶稣更为重要的事了,我不想因为这些小事而耽误了大事!

丁:X姐妹,可是我们帮助这个病人也是在接待主,在爱主呀,难道这不是大事吗?

甲:X弟兄,你还是把他扶到别人家去吧,天这么黑了,我还等主耶稣来我家呢!

丁:那好吧!我扶他走。可是,X姐妹,你这样做是不对的,我想,要是主耶稣现在在这里,他会马上帮助这个人的。

(丁扶戊下)

甲:X弟兄,你走好啊,至于这件事是对是错,等会主耶稣来,我问问他好了!(焦急万分,不耐烦地起立,坐下,看表)都深夜了,主耶稣怎么还没来呀!(犹豫)难道主耶稣会骗我吗?这是怎么回事呢?(稍停顿)看来我只有祷告了!

(甲回到幕后跪下,灯光熄,用一灯束照出甲的背影)

甲:亲爱的主耶稣啊!我都等你一天了,你怎么还没来,难道你会骗我吗?

旁白:(浑厚温柔)孩子,我并没有骗你。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,今天我已经来过你家三次了!

甲:主啊,你什么时候来过三次了?我怎么都没有看见呀?

旁白:不,孩子,你看见了,可是你三次都把我打发走了!

甲:主耶稣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,我真的不知道啊!难道,难道……

旁白:是的,我来过三次了,那乞丐,那小孩子,那病人都是我。你如果接待他们,就是接待我了。孩子,你知道吗?如果你把当作的事作在我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,就是作在我的身上啊!可是,你没有!

甲:主啊,你怜悯我吧!我不知道是这样,我错了。我很亏欠,我的爱心不够。

旁白:孩子,今天的事让你学习了一个功课。记住,要爱人如己,要存着爱心去关心、帮助每一个需要的人,这一切都是做在我的身上。知道吗?孩子!

甲:主啊,是的,我知道了。感谢你,从今以后,我愿意照你所说的去行!

(甲出,乙、丙、丁、戊上谢幕)

 

 


 

还钱记

陈医师:女基督徒,25-45岁,善良、文静

张护士:陈医生的同事和好朋友,年纪比陈医生轻,有些活泼调皮

病人家属:或男或女一人

(道具:白大褂两件、小茶几一只、杂志一本、一百元钞票5张)

第一幕 丢车

(陈左上,左右盼顾寻找什么东西,有些着急)

张:(右上,打招呼)陈医师,你在找什么哪?

陈:哎呀,是小张啊,我在找我的自行车,就是前天刚买的那部新车,明明停在这里的,怎么不见了?

张:不见了?我看,一定是被小偷偷走了。这年头,小偷多如牛毛,简直是防不胜防!

陈:我锁得好好的,怎么会被小偷偷走呢?

张:怎么不会?我告诉你吧,前两天,我停在家门口的自行车也是这样被偷的。你呀,也别找了,只好自认倒霉了!

陈:这辆车刚花了500块钱买的,还没骑两天就丢了。这下,以后上下班又得挤公共车了!

张:(调侃地)哎,陈医师,你不是信耶稣的吗?你祷告祷告看,说不定这是上帝的安排呢?

陈:(嗔怒)你这个小张,怎么能这样想!

张:开开玩笑,别当真。哎,对了,后天是礼拜天,你去做礼拜时别忘了叫我一声。我也想和你去听听哪!

陈:那当然好啊!我就盼望你也能来信耶稣的!

张:那我先走了!(右下)

陈:(独白)主啊,刚刚买的自行车就这样丢了!真让人有点伤心。可是,这样事真的有你的美意吧?(抬手看了看手表)算了,先不管他了。该到病房里去看看了!(左下,灯暗)

第二幕 得钱

(灯亮,陈左上,若有可能,舞台布置成病房状)

陈:(面向观众)这些年来,我养成了经常到病房看看、和病人聊聊天的习惯。说真的,其实做医生最大的心愿不就是愿每一个病人都能康复嘛。(环顾舞台)咦,这个病房怎么是空的,前天还有人的,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?(突然发现了什么)这里还有一本杂志?(拿起来,念道)“《读者文摘》”,哎,一定是哪位病人留下的。(随手翻了翻,翻出了几张钞票,吃了一惊,点了一点)一百、两百、—–五百!五百块钱!这是怎么回事。(将钱重新放进杂志)

(正在这时,张右上)

张:陈医师,你在这里呀?

陈:哦,你来得正巧,我刚想问你呢?这个病房怎么没有病人呢?

张:你问得是生肺癌的那个人吧,他呀,前天就死了。

陈:(惊讶)什么,死了。那这钱怎么办?(从杂志里取出钱来对张说)你看,这本杂志里有500块钱呢,一定是这个病人的。

张:还有钱哪?嘿,陈医师,这钱不会有人要了,人都死了,病人家属也已经办了出院手续,早就回老家了。

陈:那怎么行,应该想办法还给人家?哎,你帮我查查他们的地址好吗?

张:你就省了这份心吧,这个病人不是本地人,好象是从哪个农村里来的,住院登记的时候连字也不会写,哪里还会有地址呢?

陈:(犹豫)那,那┅┅

张:哎,陈医师,这钱说不定是上帝送给你的!你今天刚丢了一辆新自行车,这500块钱不正好是上帝补偿给你的吗!

陈:上帝补偿给我的?(不解状)

张:你慢慢想吧,我可先走了。(右下)

陈:(独白)难道真的是上帝的旨意,我刚丢了500块钱的自行车,现在他为我准备这500块钱?(稍作深思)不行,我还是应该找到病人的家属,把钱还给他们。(左下,灯暗)

第三幕 买车

[旁白:“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陈医师一直在打听那位死去了的病人的地址,可是一无所获,陈医师开始有些失望了”]

(灯亮,陈左上)

陈:(面对观众,独白)一个月过去了,还是没有病人家属的音讯。我在想,说不定小张说的是对的,我丢了自行车,而上帝怕我信心小受不了,特意为我准备了这500块钱。再说,我又不是不想把钱还给别人,可是打听了一个月都没有人家的消息。所以,我想了又想,还是放弃努力算了,今天,我约了小张护士和我一起去买自行车。

张:(右上)陈医师,准备好了吗?我们一起走吧!

陈:好,走吧! (一同左下,灯暗)

第四幕 交战

[旁白:“又一个月过去了,可陈医师并没有忘记500块钱的事,虽然她已经买了辆新车,只是她心里却越来越不平静了。”灯亮,张左上]

张:(告诉观众)哎,这个陈医生,两个月来老是让我帮她打听那位死去的病人的地址,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这回总算把它问来了。(稍停顿)其实,不就是500块钱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不过,看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,还是得帮帮她。我这就找她去。(右下)

陈:(左上,面对观众独白)这些天,心里很不平安,好象有一个声音老是在心里责备着我。我总感觉这件事情我做错了。(这时,张右上)

张:(看见陈,故意不走过去,面对观众)瞧,她就在那,我呢,先不告诉她。(走到陈背后,故意吓她)喂,陈医师!

陈:(吓了一跳)小张,你干什么,吓我一大跳。

张:看你很不高兴的样子,好象有什么心事?

陈:没有什么啊?

张:你呀,就别瞒我了,还不是为那500块钱的事。

陈:(与张探讨的口气)小张,你说这500块钱对我们来说算不了什么,但对农村里的人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了,说不定,这家人为给病人看病已经倾家荡产了呢?你说是不是?

张:所以,你心里觉得很不自在,是吗?

陈:是啊,我想你上次说的话是不对的。其实,我不应该用这500块钱买自行车,我们基督徒不应该这样贪心和自私的。

张:那你说,现在怎么办呢?

陈:我还是应该把钱还给人家。

张:看你这副痛苦的样子,我都于心不忍。来吧,我告诉你,这个病人的地址我帮你打听到了!

陈:(高兴)真的?快告诉我。

张:不过,他们家可远了,有几百里路呢,而且路上还要转几次车呢!

陈:就算千里迢迢,我也要给他们送去。(灯暗)

第五幕 还钱

[旁白:“在一个礼拜六的早晨,陈医师踏上了寻找病人家属的旅途,她换上两次车,终于在傍晚来到了一个小山村,敲开了一户人家的家门。”(灯亮)]

陈:(敲门状)有人在家吗?

病人家属:(开门状)请问你找谁?

陈:我是医院的医生,两个月前,我在你们儿子的病房里发现这本杂志,里面有500块钱,我打听到你们的地址,今天给你们送回来了!

病人家属:(惊讶)医生,太谢谢你了!你真是个好人!这么远的路,你还特意——

陈:大爷,这下好了,这钱也物归原主了!(递给对方)

病家:(接过,感动地)医生,让我们怎么谢你呢?其实,我们也在找这笔钱,可是一直不知道放在哪里了!没想到今天—–

陈:其实,我是个信耶稣的,你要谢,就谢主耶稣,要不是他感动我,这笔钱已经变成我的自行车了!

病家:主耶稣?我早听说过,可没想到信耶稣的人真的这么好!

陈:大爷,天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!(转身走)

病家:医生,医生,吃了晚饭再走吧!

陈:(边走边回答)不,不用了,老大爷,再见吧!(下)

(病家拿着钱,望着陈远去的方向,久久感动)

 


 

送礼

人物:

A:小王,想给局长送礼

B:小王的朋友

C:李局长

D:《古今时报》的记者

A:(手提大小礼品盒上)哎,这年头,办啥事都要拉关系,走后门,请客送礼的,不这样就办不成事。(稍停顿)看我这副样子,你们大家就明白了,我也是去给领导送礼的。

B:(右上,打招呼)小王,拎着大包小包的,上丈母娘家去呀?

A:你呀,就别拿我开心了。老婆还不知道在哪呢?我呀,这是给领导送礼去!

B:送礼?帮谁送礼呀?

A:(叹气)嗨,还不是为我残废的哥哥嘛。你说我这哥,人长得挺英俊,可就是生下来就双腿残废。

B:不过,听说你哥还是大学生呢!

A:就是,我哥和我不一样,他有志气,拼命用功,考上了大学。可这又有什么用,你看,大学毕业了,因为腿残废,找工作是每找一家人家都不要,到现在还在家呆着哪!

B:那怎么办?

A:我爸妈心里也急啊!幸好,我的一位朋友帮我介绍了一位管人事的局长。

B:这不就行了吗?

A:行什么呀?路是有了,可总得意思意思吧!上个月,我给那局长送了台大彩电去。

B:怎么样?

A:可人家说:“这事还得研—究,研—究!这一研究,”这一研究,又是一个月过去了,事情还是没给办。

B:说不定人家还嫌少哪!

A:我也这样想啊,所以,你看,我这不又去吗?(比划两手)

B:哎,这位局长是谁呀?

A:姓李,李局长。

B:李局长,李局长,我认识,我们以前还是称兄道弟的呢!

A:是吗?你认识,那太好了,帮帮忙,你和我一块去吧!

B:你呀,还是把东西原路拎回去吧!这位李局长啊,有福也享不了了!

A:哎,老兄,你这话什么意思呀!

B:告诉你吧!这位李局长,(强调地)死了!

A:什么,死了?不可能的。我上个月看见他还好好的呢?

B:我还会骗你吗?这位李局长,活得可潇洒了!喝酒,跳舞,搓麻将,高尔夫,保龄球,样样都来。

A:这又怎么了?

B:本来,我们几个哥们经常和李局长聚在一起,可这一个月来,怎么也和他联系不上了。昨天,我们每个人都收到一封信,打开一看,完了!

A:怎么了?

B:(摸出一张纸条)喏,你自己看吧!

A:(接过,大声读出)“李局长已死,从今以后,莫再来找!”……这,这,这是真的吗?

B:当然是真的,我听说,过两天就要开追悼会了!

A:那,那,那,我哥的工作,我哥的工作,完了,完了!(突然想到)我的大彩电——完了,不行,我要去他家,把彩电要回来!

B:我看你就算了吧,人都死了,向谁要去。

A:你当然算了,可这台彩电,我是想给我哥换工作的呀,现在,他人死了!我,我,我是人财两空啊!不行,我一定要去他家!

B:那好,你就去试试看吧!我可回去了!(B下)

A:天哪!辛苦了一场,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。(看看左手,看看右手,忿忿地把东西扔在地上)我一定要去他家,要回我的彩电!

(灯暗,调整道具布景)(灯亮)

(A左上,上前敲门。C上前开门)

A:李局长,您在—(猛地醒悟过来)啊,鬼,鬼,有鬼!(吓得转身就跑)

C:喂,你站住!

A:(小心翼翼地往回走,抖抖索索地)你,你,是人还是鬼?

C:怎么了?我是人啊,来,过来。(握往A的手)

A:李局长,你不是死了吗?

C:我是死了呀。

A:(连忙抽回手)啊,你还是鬼!(惊恐状)

C:(笑道),噢,我是死了,可我还是人啊!不信,你摸摸看,我的手是热的,我还有心跳,有呼吸!

A:那么,李局长,你没死,这下就好了!(握住C的手)

C:不,以前的李局长已经死了,现在活着的—-

A:(又连忙脱手)这么说,你还是鬼了。

C:(笑道)看把你吓的。来,来,来,你听我说,我现在已经信耶稣了,旧的我已经死去了,现在活着的是新的我了!来,请坐。

A:(坐下,迷惑不解地)信耶稣,死了,又活了,——李局长,我被你弄糊涂了。

C:不明白也不要紧,以后你慢慢就会明白的。哎,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?

A:(刷地立起)噢,李局长,我是想来要回我的——(突然明白,改口道)噢,不不不,我是来给您送礼的。(转身把礼品取来递上)

C:(笑着推辞)小伙子,你把这些东西都拿回去吧!噢,我忘了问了,你贵姓啊?

A:我姓王。

C:小王啊,我现在已经看不上这些了。

A:(吃了一惊)李局长,您嫌少啊!要么这样,这些呢您先收下,下次我再带些别的来,嘿嘿,嘿嘿,只要你帮我的忙,嘿嘿,嘿嘿。

C;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,我现在已经不收礼了。

A:哎,李局长,这就是您的不对了。这不过是一点小意思嘛!您给我办事,这是应该的嘛,您还是收下吧!

C:那好吧,小王,你先把东西放下,我们谈谈你要我帮你办什么事。

A:好好好,李局长,对你来说是小事一桩。您还记不记得,上次我和您说起过,我那位残废的哥哥的工作的事。

C:对了,我想起来了,你哥是不是残疾大学生?

A:对对对,李局长,您记性真好。

C:嗯,小王,你哥了不起啊,身残志不残,我佩服他。这样吧,据我所知,省里有家设计院正缺人,你哥的专业也对口,明天,我就和他们联系一下。好不好?

A:(立起)哎呀,李局长,这可感谢你了!!

C:哎,坐下坐下。噢,对了,小王,你今天来该不是想取回你那台大彩电吧!

A:不不不,李局长,您可千万别这样想,那台彩电是我们家诚心诚意送给您的,只要您帮我哥找到一份好工作,哪怕,哪怕再送您一台我也愿意!

C:哎,小王,我可是说真的。我现在就把这台彩电还给你。

A:不不不,李局长,这怎么行呢?这是我送给你的,怎么好意思再拿回去呢?

C:小王,我现在已经信耶稣了。以前我利用手中的权力收人家的礼,办人家的事,这是在犯罪呀。现在我再也不能这样做了。

A:哎,李局长,你放心,这事只有你知,我知,保证没有第三个人知道。

C:小王,你这话不对,这事还有天上的神知道。

A:李局长,您是越说越糊涂了。

C:小王,以前的李局长是糊涂的,现在我已经变聪明了。

A:李局长,不管您怎么说,您收别人的礼,也得收我的礼。

C:小王,你不知道,不仅你送的礼我要给你。这些年来我所有收来的礼,都一样样地还给别人了。不信,你看我们家,已经跟你上次来时大不一样了吧?

A:(看了看四周)李局长,那,那,您不收我的礼,您答应给我办的事还——

C:小王,你放心,别的事我不帮了,你哥的事包在我身上,全社会的人都在关心帮助残疾人,我也有责任嘛!

A:(有点感动)李局长,我真不敢相信,一个月前的您和现在的您,是同一个人,可是您,您又完全改变了!

C:所以嘛,以前的我已经死了!你现在总不会说我是鬼吧!

A:李局长,你真了不起。

C:哎,不是我有什么了不起,而是有一个人找到了我,改变了我。

A:一个人?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?

C:小王,本来,今天是你来给我送礼的。现在,我也想送你一件礼物?就怕你不要哦。

(《一件礼物》作为背景音乐轻轻响起。)

A:礼物?什么礼物?

C:这件礼物,就是这位改变我的耶稣!

A:耶稣?

C:是啊,小王,今后有机会,我要好好地和你谈谈耶稣,谈谈信仰,我希望你也来相信耶稣。

A:李局长,下次我一定来您家。

C:欢迎你,不过,下次可千万别再带东西来了。

A:李局长,那我回去了。

C:等等,别忘了把彩电扛回去。

(正在这时,D敲门进)

D:请问您是李局长吗?我是<<古今时报>>的记者,我听说,你死去又活过来了,这可是特大新闻啊,所以特地来采访您。请您谈谈您复活的经历,好吗?

C:这个嘛,我想,你还是去采访采访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有重生得救经历的基督徒吧!

 

 

发表评论